在线时间:
首页 > 职工园地 > 职工风采

刘喜友个人事迹“为地质找矿事业奉献终身”

时间:2020-12-11 12:44:00    点击率:

择一事  钟一生

为地质找矿事业奉献终身

省有色地质七一队  刘喜友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刘喜友,来自省有色地质七一队,现任技术总监、项目负责人,是一名从业30多年的老地质队员。很荣幸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工作中的心得体会,我发言的题目是《择一事,钟一生,为地质找矿事业奉献终身》。

扎根一线,艰苦创业

1985年,我从长春冶金地质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有色七一队,从此便与地质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和同事们一起冒严寒、顶酷暑、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跋涉在龙江大地的山水之间。采样时,我喜欢跟同事比谁背的样品多;做图时,我总是关注自己是否第一个完成;挖探槽时,我也经常和大家比谁完成的土石方多;工作之余,我经常向前辈们请教专业知识,在学中干,在干中学。渐渐地,我在工作中养成了顽强不屈的拼劲和永不服输的韧劲,直到现在,熟悉我的人都说我这人挺倔。而我也逐渐融入了地质队这个集体,了解了“三光荣”,了解了这群人,他们是社会中最朴实的一个群体,他们放弃了都市的繁华,居深山陋室,展慷慨之志,常年奔走于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们栉风沐雨、筚路蓝缕,把吃苦受累当成是家常便饭;他们精于钻研、勇于创新,为国家找到一座座地下宝藏;他们甘居幕后、淡泊名利,一切的付出和牺牲只源于“找矿立功”的毕生信念。从那时起,我立志在有生之年,为祖国找到一座大矿。

90年代,我参加了老柞山金矿区东、西矿带勘探工作,担任水文地质技术负责,为了早日提交储量报告,我们埋头苦干、加班加点,曾经有过2天2夜没合眼的时候,终于如期完成了工作任务,提交金资源量18吨,使得黑龙江省超额完成了国家“892”黄金加速勘探任务。然而,在完成工作后不久,我接到人生当中第一个噩耗——当时正值地勘行业低谷时期,地勘单位无资金、无项目,队伍生存困难,职工纷纷下岗自谋生计,地处偏远的队也不能幸免,而我也在下岗名单之中。重大的打击让我万念俱灰,刚刚享受到的胜利的喜悦和成就感瞬间被冲的烟消云散,我感觉天塌了,不得不忍痛离开自己钟爱的地质事业。为了养家糊口,我要尽快从阴影中走出来,开始我的自主创业之路,我开办了一家百货商店。依靠我干地质事业时的拼劲和韧劲,不断地闯市场、找客户,我很快在当地就已经小有名气了,且收入不菲,是以前上班工资的十几倍。但物质条件再优越,也无法解开我的心结,我还记挂着那个为祖国找矿立功的梦想,闲暇时我经常翻开专业书籍,期待着有一天可以重圆我的找矿梦。

世纪之初,地质行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各地勘单位抓矿权、跑项目、闯市场、谋发展,然而此时七队专业技术人员严重短缺,求贤若渴,邀我重回工作岗位,当时我经营的百货批发业正值鼎盛时期,效益非常可观,我正准备扩大经营规模,但出于对地质事业的热爱,我不顾妻子的反对,放弃了自己奋斗多年的事业,毅然决然地回到阔别多年的地勘队伍,重圆自己找矿立功的梦想。回到单位后,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地质找矿事业上,先后主持十余个地质勘查项目,其中,“宝清县七一区金多金属矿普查”和“宝清县杨木岗铁金矿普查”两个项目,在省资源交易中心挂牌出让成功,为我省财政创收近千万元。但我并没有满足于眼前的成就,我认真总结成矿规律,重视各种找矿线索,希望可以取得更大的找矿突破。

科学立项,实现重大找矿突破

2009年,我带领项目团队实施桦南县永平岗岩金预查项目,尽管岩金找矿未能取得任何突破,但是我在采取土壤样品时,意外发现一些样品中含有灰黑色介质, 凭着多年的找矿经验,感觉这就是石墨。为了印证猜想,我一边查找资料、咨询专家,一边组织开展物探激电中梯测量工作。然而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接收机接收到的信号很微弱,无法正常工作,一般人们会认为方法不适用或接地条件较差,然而我却紧追不舍,多次请教相关行业专家,经过认真研究,我认为是含石墨地层引起的,并大胆推断这里可能存在储量可观的石墨矿。

为了验证我的判断,我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物探设计变更,然而当时一些业内专家并不认可,甚至提出了质疑,认为区域地质图上工作区内没有石墨矿体产出的地层,即便存在石墨矿体,也是小规模的残留体,最终设计变更申请未获批复,仅同意改做大功率激电中梯。一时间,项目陷入了僵局,但我并没有气馁,凭借多年的找矿工作经验,我依然坚信最初的判断。那些日子,我的心情很沉重,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苦苦思索下一步找矿工作的切入点。后来经过验证,大功率激电中梯测量同样无法开展工作,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后来在探槽施工中,发现了多条石墨矿体,并在最终的预查报告中提交石墨矿物量86万吨,平均品位8.10%。用无可辩驳的事实为石墨立项提供了重要的地质依据。

2013年项目续作时,在队领导的支持下,我调整了找矿方向,将石墨作为主攻矿种,双鸭山市西沟石墨矿普查项目正式立项。为了尽快实现找矿突破,2017年正月初八我和项目组成员就辞别家人,奔赴野外工作地,在极地严寒中,探寻那处被寄予厚望的宝藏。

    冬季施工顶风雪、冒严寒,其工作难度可想而知,各种不利因素纷至沓来,挑战着我们的身体极限。冬季昼短夜长,夜间无法在山区工作,为了尽可能延长工作时间,我们每天都尽量早起,在天色放亮前到达工作地点;每天上山的路,都是我们在及膝的积雪里硬踩出来的。说起来,之所以选择冬季施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横亘着一片沼泽地,平时钻探设备无法通过,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只能选择冬季作业;在接近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中,我们走路出的汗水很快透过内衣和棉衣,在外衣上结成了一层冰壳,走起路来吱嘎做响,而晨光的照耀又使我们身上看起来像是披了一层“银甲”,看似神奇,但只有亲历者才知道,那种穿透骨髓的寒意,让人终生难忘;由于气候寒冷,我们每采取一个样品,就要停下来原地跑几圈取暖不经意间手持GPS记录下了我们的足迹。到了午餐的时候,我们早上出门时带的面包和火腿肠,此时已冻的梆硬,无法下咽了,咬上一口,寒意从嘴上一直传到心里,浑身直打冷颤,但由于下午还要继续工作,我们只得咽下这餐“寒食”;回程的路上,我们彼此间没人互问“冷不冷、累不累”,因为大家早已习惯了,尽管大家都又累又困,但无人在车内睡着,因为在没有暖风的战旗吉普车上,这一睡,一定会感冒。即使回到暖和的驻地,喝上一碗热汤,也要好久才能驱散身上的寒意;由于天气寒冷和每天长时间的户外工作,项目组全体都得了重感冒,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发着高烧。在驻地时,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不绝于耳,繁重的工作和病痛的折磨不断考验着每个人的意志,但即使是这样,项目组无一人请假休息,仍然斗志饱满、顽强地坚持工作。

    夏季施工时,我们更关注绿水青山,践行绿色勘查的理念,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在施工靶区选定过程中,我们结合地质找矿线索、物探异常,反复论证,最后避开重点林区,精准选择1.7平方公里次生林带进行重点揭露,由于论证周密,研判准确,成功找到了主矿体;在探槽施工时,考虑到机械施工虽然节约成本、效率高,但对植被破坏较大。我们反复斟酌,决定大部分使用人工;在探槽揭露异常过程中,首先布设点槽,再根据揭露后观察到的矿化蚀变情况,进行通槽连接,这样不仅节约工作量,同时也不影响找矿效果,更减少了对植被的破坏;对挖出的腐殖土、残土层、岩石层分别放置,采样完毕后依生态层级回填,确保富含养分的腐殖土在表层,以利于植被恢复生长,缩短生态恢复周期。

经过不懈的努力,2018年8月,西沟项目通过了储量评审备案探获石墨矿物量2337.61万吨,平均品位6.97%,为大磷片晶质石墨,品位高,埋藏浅,易采易选,潜在经济价值超1000亿元。2019年,该项目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十大地质找矿成果”和“非金属矿科学技术奖三等奖”。这是国内地质找矿的重大突破,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黑龙江省地质勘查系统首次获此殊荣。

    西沟石墨矿的重大发现,看似偶然,背后却是地质人的执著、坚守、奉献和传承,将其寓于必然之中。在这里,我要感谢各级领导,没有局、队领导的支持,西沟石墨矿不可能走到今天,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我也要感谢项目团队在那段充满了艰辛、写满了奋斗的日子里和我甘苦与共、默默付出而又毫无怨言的每一个人。我想说,我不是劳模,但我曾经和劳模们并肩战斗过。

默默付出,奉献终无悔

作为一名地质人,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在了地质找矿工作上,虽然在工作中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就,但在这一项项荣誉的背后,却蕴含着对家人说不出的愧疚。对于一般人来说,家是心灵的归宿,是避风的港湾,是哪怕拼尽全力也要回去的地方,而对我来说,家是酒店宾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每年我都要在野外工作大半年左右,收队之后还要在单位加班加点进行室内资料整理工作,对家人的亏欠太多,难以言表。妻子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家庭重担,照顾老人孩子,忙里忙外,有时累的直哭,但怕影响我的工作,又不能给我打电话。在地质家属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好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偶然盼得回家转,脏衣臭袜堆一床。这就是地质家属生活的真实写照。对于母亲,我很少尽到自己做儿子的孝道,在我从事地质找矿工作这些年,我从没陪她老人家过过一个生日,好在今年赶上了母亲八十大寿,算是给我这做儿子的一个补偿机会。对于女儿,我也很少给她成长上的陪伴和功课上的辅导,她刚上高中就送到了外地寄宿制学校,我只能在有空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弥补缺失的父爱。我觉得地质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身后有默默付出、无私奉献的家人们在支持我们。在这里,请允许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他们的支持和理解。

多年来的野外工作,受潮湿气候条件影响,我的一条腿患上了慢性湿疹,严重时奇痒无比,医生多次劝我住院治疗,而我每次却都把药带到山上,疗效始终不理想,有人多次劝我回到队部工作,这样可便于病情康复,然而我却始终舍不得离开自己热爱的岗位,我常说做事要有始有终,我一直牵挂着自己承担的项目还没有圆满完成,我是真的放心不下自己热爱的事业。

地质工作实际上是比较枯燥的,如果对这份工作没有兴趣,是不会坚持到最后的。记得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对一切来说,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老师,它远远超过责任感。”正因为这份对地质工作的热爱,才成就了我在地质找矿事业上的辉煌。我干地质这一行已经三十多年,对这份工作有着特殊的感情,有时候在家呆久了,就特别想念野外的工作场景,春天一到总盼着能早点出队,我非常热爱地质这个行业,一起毕业的同学大多数都已转行,而我却坚持到了最后。正是因为我对地质工作的长期坚持和不懈努力,才取得了今天的重大找矿成果。我始终相信天道酬勤,只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成功总是给有准备的人。2018年,我荣获七队“建队60周年重大找矿成果奖”,破格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19年,荣获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并被黑龙江省自然资源厅增补为黑龙江省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专家库专家。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我只是千千万万地质工作者中的一员,相对大多数人而言,我是幸运的,因为在我有生之年,实现了我的找矿梦想。过去的35年,我奉献青春、无怨无悔。今后,我将继续发扬“三光荣”“四特别”精神,用地质人的奉献和担当,用双脚丈量祖国绿水青山,用心灵叩开矿藏之门,用智慧的大脑、顽强的毅力,在平凡的岗位上续写地质人匠心筑梦的动人故事。不忘地质人的初心,择一事,钟一生,为祖国地质找矿事业奉献终身!

上一篇:以融合党建推动高质量发展


版权所有 电话:0451--51991009 传真:0451--51991009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祥安北大街有色大厦 邮编:150000
黑龙江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七O一队 版权所有 2011-2012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七O一队